【叶黄】这撞鬼的体质没救了 [01]

不正经道士叶修X打工青年黄少天

更新慢,文笔烂,槽点多


1

三下两下把卷帘门锁上,黄少天用力把钥匙拔出,随手抛了几下再收进斜挎包里。他嘴里哼着不知名的调子,手揣兜里,迈着轻巧的步子走去了商场,准备买上晚饭的食材。初夏,温度渐渐升高,一路上都种着高大的黄桷树。这些黄桷树悄悄展了深绿的叶子,掩藏那淡黄色的花。不见其形却闻其香,黄桷兰清幽甜润的香味儿沁入黄少天的心脾,他深吸一口气,眉目间尽显喜悦之意。

到了超市,黄少天挑好一早拟定的肉菜放进篮子里,排在一条长龙似的结账队伍的最末。他踮起脚伸长脖子极目远眺,眼瞧结账速度慢到了一个夸张地程度,粗略估计要想结账走人还得等上四十多分钟...

【雷安】奇迹与玫瑰

*意识流,随笔类。

         “你必须相信奇迹,因为我见过。”

       
       天色暗沉,似有电光隐隐闪动在一碗清水和着墨调成的云里。最后一层光稀稀薄薄覆在地平线上,懒懒向外扩散,伴着风,与世界隔离。远处传来汽车引擎的声音,安迷修仔细听,恍惚发觉那正是刚从他身边行驶而去的那辆车。

      ...

带你见识众参赛者表白的差异有多大

*重度OOC,全员不正常系列。

*是段子。有私设不要在意。很短。


1

安迷修单膝跪地

声音极度深情

他对雷狮说:

“小生不才,但用余生向先生请教。”


2

雷狮和安迷修一起去看爱情电影

播到男女主互相告白时

雷狮非常不屑,说:

“告白讲究不经意间,电影表现得太差了。下次不能来看这种烂片了。”

然后他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戒指

漫不经心给愣住的安迷修戴上

“像我,这才叫真正的告白。”


3

格瑞和金走在大街上

路过民政局时愣了两秒

然后用世界冠军的速度

回家拿了两个人的身份证


4

格瑞生日

金约了凯莉、紫堂幻和安莉洁

给格瑞准备生日蛋糕

粗心...

一个非常重要的愿望

*欢迎收看有毒有刀系列。


       快到新年零点了。


       坐客厅里的安迷修透过一层薄纱做的窗帘看见烟花在空中爆炸剩下的光影。南方的冬天总是很潮湿,在屋里是越坐越冷,从手脚一直冰到心里。偏偏有人不顾“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警示语,在城市的不知哪个角落点燃烟花,在深蓝色的天空中慢慢消失,添上了一抹冷灰色。


       安迷修窝在沙发里,没精打采的用手指在电视遥...

安迷修始终不知道为什么大家的反应如此奇怪

*是雷A安B。

*总之我也不知道设定是什么,反正就是身为BETA的安哥信息素的味道十分淡薄,而雷狮身为顶级ALPHA的味道带有侵略性,尤其是在那啥之后,有一个特点是会染在安哥身上,在一定时间内散发出浓烈的气味以提醒其他人勿靠近(属于雷狮的味道),但是身为BETA的安哥感觉并不灵敏。

*微瑞金(不打TAG了)。


谁都不知道安迷修此刻心里有多慌。
他发现走在大街上的时候,总会有人若有所思地转过头来看他两秒,再转过头去。



谁都不知道雷狮此刻心情有多好。
他正跟在安迷修身后,优哉游哉地走着,时而欣赏下安迷修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


谁都不知道金此刻心情有多莫名其妙。
他和格瑞正走在...

走着走着

*毫无意义的段子。

安迷修和雷狮漫步在雨中,
小雨丝丝缕缕,缠在二人的头发上,格外温柔。
走着走着,雨就下大了。
还掺杂着冰雹。
安迷修适时说了一句话:
“我们这叫什么,走着走着脑子就进水了。”
雷狮:“……”

安迷修和雷狮漫步在雾中,
浓雾朦朦胧胧,掩住了二人十指相合的手。
走着走着,安迷修不小心松手了,
雷狮一转头,身边空荡荡,铺天盖地的雾。

安迷修和雷狮漫步在雪中,
细雪点点片片,落于二人的头发上,分明美好。
开始是小雪,后来雪越下越大。
走着走着,两人就走到白头了。

文/战戈

感冒了就吃药

*毫无意义的段子。
*雷安九十分题目:药。

 @雷安jiqing九十分 


雷狮感冒了。


当他打第一个喷嚏的时候,

安迷修笑着问他:“是哪个美丽的小姐想你了啊?”


当他打第二个喷嚏的时候,

安迷修依然笑着问他:“卡米尔想你了么?”


当他打第三个喷嚏的时候,

安迷修还在笑着问他:“是雷王星那群人想你回去了吧?”


当他打第四个喷嚏的时候,

安迷修疑惑的说:“你是不是着凉了?不可能这么弱吧?”


当他打第五个喷嚏的时候,

安迷修已经从系统那儿买了感冒药,送给雷狮,“我可不想让你传染给我。”


当他吃了感冒药还打第六个喷嚏的时候,...

*雷安九十分题目:棋子。

*沉迷直播,无心写文,私设有,OOC有,很短。

 @雷安jiqing九十分 


安迷修是高中老师,雷狮是安迷修的第一届学生。

后来这个学生成为了安迷修的合法伴侣。

在高中的时候,雷狮对安迷修一见钟情,然后上演了各种狗血戏码以博安迷修回眸一眼。像什么在安迷修每天的必经之路上洒润滑剂让他摔倒然后自己去扶住、在网上的玛丽苏小说摘抄各种各样的句子匿名写给安迷修、每天都要在安迷修眼前去晃晃刷刷存在感之类的。

过了三年,雷狮还是坚持着吸引安迷修的注意,可是天杀的安迷修就是战战兢兢地履行着老师的职责,非常称职,堪称一级好老师。

临近高考时有一...

悲伤有礼

*现设。


“雷狮,我昨天梦见你了。”安迷修拿出自己根据晚上的梦境记录好的稿纸,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字,字体刚劲有力,让人觉得和安迷修有很大的违和之处,但是细细一看,又发现字如其人,人如其字。

他蹲在雷狮的墓碑前,把提前准备好的玫瑰花束放在雷狮彩色的照片前面。安迷修清清嗓子,“我给你讲讲吧。”


山上的夜晚总是很冷。安迷修把白衬衫的袖子放了下来,穿上雷狮给他买的外套。或许再过些时候,就能围上雷狮亲手给他织的围巾了。如果不是亲眼见到了雷狮笨拙地织围巾的场面,打死安迷修也不会相信雷狮还会做这种事情。

他拿出放在外套口袋里的手机,左右按按,还是没有信号。他叹口...

打完仗就结婚

*问题是打不完怎么办?

       卡米尔礼貌性的敲敲门,然后走进了并没有关门的屋子。但只是走进了大门而已,因为屋内实在是毫无落脚之处。地上有着各种各样的杂物,柜子与沙发被人恶意地砸成几段,啤酒瓶和石粉灰满地,到处是照片的碎片。空气中酒和颓废的味道快要凝成实质。

       没开灯,自然光线因为屋内无所不在的灰尘而使卡米尔可以直接观察到。这个屋子如此凌乱,其原因远远不止如今四处弥漫的战火。...


© 将履战戈|Powered by LOFTER